當前位置:熱點 > 正文

抖音快手搶食音樂視頻化

2019-07-16 11:09:37  來源:南方都市報

近日,有消息稱,快手和抖音兩大平臺的音樂負責人劉峰和朱潔、宋予斌已經從公司離職。對此,抖音方面回應南都記者稱“不予置評”,而快手官方雖未有答復,但有知情人士向南都記者透露,劉峰依然在快手負責音樂業務,消息并不屬實。

外界之所以突然聚焦兩大短視頻平臺的音樂業務,是因為近段時間一直有消息稱,由于騰訊音樂(TME)與各大唱片公司的音樂版權合作即將到期,快手和抖音兩大頭部短視頻平臺對版權爭奪虎視眈眈,欲從版權占有絕對優勢地位的騰訊音樂口中分一杯羹。

2014年開始的在線音樂平臺版權大戰依然歷歷在目,各平臺對獨家版權的激烈爭奪,最后因為國家版權局在2017年的介入而暫時告一段落。如今,短視頻平臺的參戰,似乎要再次攪動版權市場的格局。不少業內人士表示,如今短視頻平臺已經成為很多歌曲的重要宣發渠道,《沙漠駱駝》、《心如止水》這類之前名不見經傳的歌曲更是因為短視頻平臺大火,前者35秒版本現在在抖音上的播放量達到了690萬。不過,也有版權業內人士認為,抖音、快手之類的短視頻平臺花大力氣與騰訊音樂爭奪版權,其意圖并不只是著眼于短視頻產品,背后可能延伸出一系列流媒體產品和服務,乃至整個泛娛樂業務的布局,這才是其爭奪版權的關鍵所在。

A

短視頻成音樂宣發重要渠道

在抖音上擁有32萬粉絲的YU Jay曾因為一首Love U吸粉超20萬,這首歌目前被超過17萬個短視頻使用過,而他還只是一名來自廣州星海音樂學院愛好說唱的學生。其經紀人高楓告訴南都記者,目前YU Jay沒有真正意義上來自于抖音的收入,但當用戶在抖音上聽到某首喜歡的歌曲,就自然會從QQ音樂、酷狗這一類在線音樂平臺上搜索收聽,YU Jay還因此登上過騰訊音樂人原創榜的第二名。

“我們目前是把歌曲授權給宣發公司,他們幫我們上傳到各音樂平臺,然后平臺扣去一定比例后,我們和宣發公司五五分成。從付費數據來看,目前騰訊音樂比較好,緊跟著是網易云音樂和蝦米音樂”,高楓透露,現在除了像周杰倫這樣的頭部歌手,很少有平臺會完全買下歌手版權,一般都是以分成模式簽約,抖音這類短視頻平臺現階段最大的作用就是“帶紅”歌曲。

如今,短視頻平臺已成為很多歌曲的重要宣發渠道。但與此同時,這也引發抖音和快手兩大平臺對音樂版權的爭奪。“抖音和快手要搶奪版權其實早有耳聞。”兩位在音樂版權領域工作的業內人士均告訴南都記者,他們認為未來“音樂+短視頻”是兵家必爭之地,各方平臺必有一戰。

而作為在一線的音樂人,其實不少人已經嗅到了這股硝煙味。音樂制作人阿星(化名)告訴南都記者:“現在抖音上火什么歌,酷狗TOP500排行榜里一定有什么歌。行內有句話叫‘南抖音,北快手,最后相遇在酷狗’。”為此,他身邊越來越多的獨立音樂人和制作人開始考慮在抖音、快手一類的短視頻平臺上“推歌”。

不過,阿星也表示,身邊雖然不少同行在短視頻上“推歌”,但將音樂版權授權或獨家授權給短視頻平臺的案例目前并不多。大部分還是遵循著以往的傳統模式,版權在唱片公司,制作人或音樂人利用短視頻平臺去推廣,最終目的依然是希望將聽眾引流至在線音樂平臺。“現在酷狗和網易云在短視頻歌曲版權上爭得挺厲害,很多頭部歌手的曲目依然在騰訊,但短視頻音樂好多版權在網易云”,阿星透露。

B

或為流媒體業務爭奪版權命脈

就職于版權管理機構的劉維(化名)告訴南都記者,未來數字音樂的發行渠道會越來越多樣化,鑒于目前短視頻的“推歌”能力,其必然是重要渠道之一。他強調:“版權的重要性對于音視頻行業有多重要,看看當年失去了周杰倫版權的網易云音樂的境況就知道了。這是一塊肥肉,周圍都是紅眼的狼。吃不下,對于快手抖音而言,就是一個斷崖。”

劉維認為,目前快手和抖音對版權的爭奪,不僅僅著眼于現階段的短視頻業務。以抖音為例,其所在母公司字節跳動早已開始布局音樂流媒體業務并先行在海外試水,這類業務一旦缺失版權,就幾乎是將音娛行業的“船票”拱手讓人。

除此之外,抖音在2018年推出“看見音樂計劃”培養自家音樂人;啟動TikTok Spotlight”音樂人計劃扶持獨立音樂人;今年字節跳動的全資子公司北京量子躍動科技有限公司更是跨界投資泰洋川禾,該公司為短視頻頭部達人Papi醬所在經紀公司,擁有Angelababy、周冬雨、陳赫等知名藝人。可以看出,字節跳動目前在音樂和娛樂產業的野心,遠不限于短視頻這一風口。

易觀新媒體行業分析師馬世聰向南都表示:“短視頻目前的版權使用主要在背景配樂,如今很多網絡排名靠前的歌曲都是短視頻上火起來的,抖音、快手布局版權,不排除基于此發展出增值或付費業務,包括之后可以深入音樂產業鏈去涉及宣發、‘造星’等”。

艾媒咨詢行業分析師李松霖則認為,短視頻平臺拿下版權,還可以反向幫助其創造更大的用戶價值。他認為,音樂視頻化很可能也是音樂產業未來的發展趨勢。去購買音樂版權和發展音樂,無論在彌補現有業務短版,積累IP價值,還是在吸收更廣泛的用戶群體上都具備價值。

C

定制剪輯為版權行業 帶來新課題

短視頻平臺下場爭奪版權或許能讓音樂人擁有更多的推廣渠道,但同時也引起業內人士的擔憂,曾經在線音樂平臺的版權戰會否重現?2015年阿里音樂以一年2000萬元拿下華研國際的獨家版權。2018年,網易云音樂以3年5億元價格搶下華研國際的獨家版權,推算平均一年的版權費高達1.67億元,比阿里音樂時期翻了8倍多。

另外,各平臺在搶奪環球音樂的授權費用時,有報道稱,環球最初的出價不過三四千萬美元,后來漲至2 .4億美元,最后騰訊音樂更是給出了3 .5億美元現金加1億美元的股權報價。對于行業的擔憂,映光計劃(一項音樂權益保護計劃)全國營運總部負責人何東樺向南都記者表示,短視頻的參戰極大可能會再次抬高版權價格,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或許對國內音樂人來說不是壞事。他認為,短視頻平臺對版權的使用具備特殊性,一般播放時長較短,很多時候平臺方并不需要簽下所有版權,而是可以對版權進行授權切分。

“版權不是單純的能不能播放這首歌,還可以授權指定在哪里播放,怎么使用。”他認為,目前國內音樂人獲得的版權報酬普遍偏低,這樣切分版權可以讓音樂人有更多的營收渠道和創新形式。對于短視頻平臺的版權使用方式,南都記者為此咨詢了就職于國內某頭部唱片公司的瀟瀟(化名),她表示,目前唱片公司的版權合作伙伴既可以是在線音樂平臺,也可以是短視頻平臺,甚至還有部分手機廠商,版權合作對象越來越廣泛。不過,她強調,短視頻的背景音樂通常較短,平臺不需要向唱片公司整首購買,這就需要為短視頻進行專業定制剪輯,這的確給行業內的音樂版權應用提出了新課題。

劉維表示,不管短視頻為版權領域帶來何種挑戰,未來版權管理平臺化是必然趨勢。因為只有通過平臺協商各方形成定價規則,通過更合理的利益分配機制讓音樂人賺到更多錢,行業才能健康發展。“其實即便像騰訊音樂這樣的版權大戶,他們也想搞平臺化,也想明確行業定價共識,要不然還是有大批版權費流向國外唱片公司,行業終歸是要回歸理性的。”

出品:南都大數據研究院泛娛樂指數課題組

采寫:南都記者 徐冰倩 實習生 郭梓昊

推薦閱讀

李在镕:日本制裁或將波及手機產業

7月16日消息 據韓國中央日報消息,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镕赴日回國后第二天就召開了緊急總裁團會議。本次會議也是圍繞被日本制裁后三星該有 【詳細】

歐盟伽利略衛星導航系統“掛”了:

剛剛具備全部導航功能,歐盟的伽利略衛星導航系統就掛了……歐洲全球導航衛星系統局11日發布公告稱,從世界標準時間(UTC)7月11日1點開始, 【詳細】

為什么挫折會讓你更成功?

北京時間7月16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你想過嗎,失敗的痛苦實際上能帶給你更多的好處,而非壞處。一項研究調查了關于體育成功根源的問題 【詳細】

阿里股東表示不關心股東會

7月15日消息,阿里巴巴公布將在7月15日在香港舉行年度股東大會。6月17日,阿里巴巴發布公告稱,計劃將普通股數量從現在的40億股擴大至320億 【詳細】

LG推進雙子大廈出售事宜

北京作為很多跨國企業的駐扎地,很多大牌企業都購置了屬于自己的辦公樓。其中LG位于建國門外大街的雙子大廈,絕對是地標般的存在。LG雙子座 【詳細】



科技新聞網版權
广东快乐十分历史开奖规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