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熱點 > 正文

影視巨頭現金流緊繃

2019-07-17 10:58:03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這是一個看不到結束的冬天,我不知道增量在哪里。”當談到公司現狀時,有影視上市公司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如是說。

這個行業又迎來一波意料之中的壞消息。中報季已至,各家業績預告發布完畢,以劇集為主業的影視上市公司,在虧損與業績大幅跳水中尋路,相當慘淡。

華策影視(300133.SZ)直接報虧,虧損額在6000至5500萬元間,同比下降120.74%至119.01%,其去年盈利2.89億元;遭交易所問詢的歡瑞世紀(000892.SZ),盈利1500萬-2000萬元,同比下滑60%-70%;慈文傳媒(002343.SZ)盈利7500萬-9500萬元,同比下滑61.15%-50.79%;輿論風口上的唐德影視(300426.SZ),虧損7250萬-7750萬元,同比下滑180.45%-186.00%。

被行業視作“最后堡壘”的上市公司業績跳水均直指終端售價下滑。“前期投入處于相對高成本階段,播出則處于價格相對理性階段的情況,導致該部分項目利潤空間受到較大影響。”素來穩健的華策影視在公告中稱。

有上市影視公司高管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公司大量項目被視頻平臺“擱置”,價格“攔腰砍”,甚至成為砍價第一步。“優酷受楊偉東案發事件影響,很多項目都停了,愛奇藝、騰訊也趁機放緩購劇節奏。很多項目本來都籌備差不多了,但就是開不了機。”他說。

此外,影視公司們還面臨著播出風險,這加大了資金壓力。歡瑞世紀在公告中表示,截至2018年末,《天下長安》《天乩之白蛇傳說》兩部電視劇的應收賬款余額8.09億元,占總資產的比例為16.49%,剩余應收賬款余額占總資產的比例為30.78%。但是《天下長安》的播出,仍無定期。

重重打擊下,影視劇產業尋找增量中。

現金流困局

行業下行,現金流成為各家重要壓力。

財報顯示,2018年末華策影視應收賬款占總資產比例為33%,慈文傳媒應收賬款占總資產比例為37.07%,唐德影視應收賬款占總資產比例為23.39%,歡瑞世紀應收賬款占總資產比例達47.27%。

高應收賬款占總資產比例帶來的結果是,越來越走低的應收賬款周轉率。wind數據顯示,華策影視應收賬款周轉率從2016年的1.84降至2018年的1.40;同期,慈文傳媒從1.85降至1.07;唐德影視從1.91降至0.40;歡瑞世紀從1.94降至0.66。

同時不斷出現的壞賬高懸頭頂。歡瑞世紀因《天下長安》在2018年未能按照計劃檔期播出,按1-2年壞賬的比例5%計提壞賬準備0.25億元,截至7月6日,該筆應收賬款期后已回款6528萬元,累計回款1.60億元,尚有應收賬款4.41億元未收回。 《巴清傳》未播出,唐德影視2018年財報直接計提4.96億元,造成公司自上市后首次出現年度虧損,達到了9.27億元。

受到排播不確定性因素的影響,歡瑞世紀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入減少。2018年,其對影視項目投資規模較2017年增加2.57億,導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出增加。結果是,現金流量凈額同比下降50.05%。

量價齊跌的平臺采購局面,再加大資金缺口。“電視劇項目整體銷售進度仍然低于預期,公司已完成首輪發行的電視劇《花兒與遠方》和《計中計》,自取得發行許可證已滿24個月,于當期將該等電視劇期末保留的存貨余額全部結轉,對公司利潤造成較大不利影響。”唐德影視在公告中透露。歡瑞世紀的說法則是“影視劇確認收入的部集數量減少”。

種種因素疊加下,外部避險心態高企,進一步加大資金負擔。“公司融資難度和融資成本大大增加,財務費用同比大幅增長”,唐德影視在半年度業績預告中坦言。

關緊的水龍頭

繃緊現金流的直接誘因與結果,都導向了跳水的業績。最根本的原因,還是來自上游關緊的水龍頭。愛奇藝首席內容官王曉暉在3月末曾表示,新媒體版權從一千七八百萬,降到現在的八百萬,而大部分是在三四百萬。“我們再也不搞軍備競賽了,這個行業天生是寡頭壟斷行業,不可能獨家壟斷,理智、合理的競爭,都能盈利,這個趨勢去年也顯現出來了。”他說。

前述上市影視公司高管亦曾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目前,很多中小公司項目已經無法從視頻平臺發行。“他們想通過我們這樣的大公司渠道搭售,但很多項目本身就有問題,平臺已經過了求量的階段。”他說。

視頻平臺間“休戰”,一齊壓價的原因,很大程度上來自自身的成本壓力。愛奇藝的現金流可持續性一直是業內關注的問題;騰訊至關重要的游戲收入也在放緩;阿里更令市場遐想的是云業務。此外,視頻平臺倚重的廣告收入亦在下滑,央視市場研究(CTR)發布的2019年中國廣告市場數據顯示,一季度中國廣告市場整體下降11.2%,傳統媒體全線下滑,互聯網媒體同比下滑5.6%。

同時,監管繼續收緊。7月12日,廣電總局電視劇司召開“電視劇內容管理工作專題會議”,要求各省級管理部門全面強化內容把關,加強行業綜合治理,重點加強對宮斗劇、抗戰劇、諜戰劇的備案公示審核和內容審查,治理“老劇翻拍”不良創作傾向。

尋找增量

產業凜冬下,巨頭們也開始了各自的新探索。

慈文傳媒創始人馬中駿認為,增量在于5G。“5G降低流量成本,將帶來大量內容視頻化,會出現新的垂直領域平臺及圈層化內容增量,直接to C,垂直市場空間很大,且雙向數據將利于精準推送,再反哺市場。互動劇等新形式,也是增量。”他如是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實際上,目前包括愛奇藝、騰訊視頻、B站在內的各個巨頭,均在搶灘5G,在互動劇等模式上進行探索。

另一個新業務點在于藝人經紀,各家均將其列為核心業務。擁有制作內容優勢的影視劇公司,在推新人上確有優勢。以擁有楊紫、任嘉倫、秦俊杰等知名藝人的歡瑞世紀為例,去年其藝人經紀業務毛利率達96.39%,同比增長4.81%。同期,慈文傳媒、唐德影視的藝人經紀業務收入金額在200萬元左右,歡瑞世紀與華策影視的藝人經紀業務收入均超過2億元。

但藝人經紀能多大程度上承載影視公司的增量,業內存在爭議。有頭部偶像公司的高管就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傳統影視公司在造星上并無太大優勢,且經紀公司對頭部藝人實際作用有限。“新的造星環境下,傳統公司的優勢相當程度上被抹平了,況且藝人一旦成長起來,必不可免會獨立,再分成。”

還有一個方向是出海,華策影視就將“華流出海”視作其三大戰略之一。客觀上,國劇出海,最大的優勢在于古裝。歡娛影視是其中佼佼者。2018年,其出品的《延禧攻略》位列Google搜索榜單全球第一,香港TVB收視率達39.2%,播出覆蓋超過90個國家和地區。歡娛影視CEO楊樂向記者表示,橫向打開全球市場,是歡娛出路之一。“歡娛的管理團隊是由馬來西亞和香港的國際人才構成。”她介紹。

但古裝劇依舊面臨著政策不明朗。有行業高管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目前,監管層在內容審批上標準已日漸清晰,側重于現實主義題材,也給了一定空間。

當然,最大的出路或許還是在內容本身。“現在藝人降價,平臺也更注重內容本身,長遠看對于生態還是有益處。整個產業還是能夠托起幾家大的影視公司,可以生存得不錯。”前述影視公司高管稱。

(編輯:林虹)

推薦閱讀

三星電子情況不容樂觀

據韓國中央日報消息,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镕赴日回國后第二天就召開了緊急總裁團會議。本次會議也是圍繞被日本制裁后三星該有哪些舉措展開的 【詳細】

諾如病毒又雙叒叕來了

據北京市朝陽區政府官方微博15日凌晨通報,北京朝陽部分小區居民感染諾如病毒,出現腹瀉等病狀。諾如病毒是什么?1968年,科學家在美國諾瓦 【詳細】

特斯拉員工曝用電工膠帶修理配件

北京時間7月16日早間消息,據外媒CNBC報道,在特斯拉露天帳篷工廠里工作的在職員工和前員工表示,他們被迫走捷徑去實現Model 3激進的生產 【詳細】

老主板無法刷BIOS上三代銳龍?

AMD第三代銳龍處理器繼續使用AM4接口并兼容300、400系列主板,不得不說著實良心,各家主板廠商也紛紛發布了BIOS更新,最新出貨的老主板也都 【詳細】

厭食癥不是純粹的精神疾病

7月15日,一項由倫敦國王學院和北卡羅萊納大學的研究人員領導的全球研究表明,神經性厭食癥存在一定程度上的代謝紊亂,而不像以前認為的那 【詳細】



科技新聞網版權
广东快乐十分历史开奖规刚